“青海藏区电网结构简单薄弱,电网覆盖仍有不足,配电网建设改造任务仍然艰巨,配电网建设资金缺口、投资需求巨大,一定程度上制约了藏区电网安全稳定运行和藏区人民共享经济社会发展成就。”“考虑到青海电网输配电价未能彻底解决藏区电力普遍服务成本问题,建议从国家层面出台扶持政策,研究建立藏区电力普遍服务补偿机制。”近日,西北能源监管局率先完成国内首份针对青海藏区电力普遍服务情况的系统性调研报告,从测算研究藏区普遍服务运行成本为重点切入,分析提出了多项缓解藏区典型边远落后地区普遍服务压力的对策措施,为进一步加强电力普遍服务监管,切实巩固国家能源局“全面解决无电人口用电问题三年行动计划”成果,持续改善藏区农牧民用能体验,有效促进边远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奠定了基础。

对此,中国电力报记者专访了《关于对青海省藏区电力普遍服务有关情况的调研报告》的牵头人西北能源监管局局长黄少中。

中国电力报:为什么要开展针对青海藏区电力普遍服务的调研?

黄少中:我国东中部大部分地区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电力普遍服务不存在太大问题,而藏区、边远地区则刚刚解决无电人口用电问题,普遍服务工作初起步,存在很大的提升空间,也面临较多的困难因素。

基于这样的考虑,2017年8月,西北能源监管局组成专题调研组,赴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等地,从电网投资建设、运行维护管理、供电服务水平等方面对藏区典型边远落后地区的普遍服务情况做以全面调研了解。一是要厘清藏区电力普遍服务工作实际,发现困难,研究对策;二是青海省去年完成了把玉树、果洛地区供电服务运营由地方电力企业向国家电网公司移交,以妥善推动农牧民用能体验改善;三是继续巩固解决无电人口用电问题工作成果,促进边远地区经济社会发展。

这一报告的完成,既填补了青海藏区供电普遍服务的研究空白,又可以在国家层面做出提升当地供电普遍服务水平的政策支撑建议,在监管层面做到对不同类别、不同指标的供电服务工作实施因地制宜的监管。

中国电力报:青海藏区供电基础情况是怎样的?

黄少中:青海省藏区行政区域包括海北、黄南、海南、果洛、玉树5个藏族自治州和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占全省面积的97.1%。截至2016年末,藏区人口占全省总人口的36%,是我国除西藏以外最大的藏族聚集区。

青海藏区地域范围广,供电网络呈现点多、线长、负荷小的特点。截至2015年12月底,通过电网延伸和光伏独立供电方式,青藏高原腹地的牧民告别了以酥油点灯的生活,无电地区人口全部用上了电。在藏区供电管理体制方面,2014年,青海省人民政府明确将玉树及果洛网外三县电网资产,全部移交国网青海省电力公司管理和运营。2017年1月,国网玉树供电公司正式成立。果洛班玛、久治、玛多三县供电公司则直接划转至已于2008年成立的国网果洛供电公司。至此,玉树、果洛地区实现厂网分开,国网青海省电力公司供电区域达到青海省面积的97.4%。

中国电力报:如何评价目前青海藏区电力普遍服务情况?

黄少中:专题调研组从电网投资建设、电网经营运行、服务承诺兑现、生态环境保护等4方面进行了详细调研。

在电网投资建设方面,国网青海省电力公司近年来持续加大藏区电网投资、建设与改造力度,藏区电网结构日趋合理,供电质量显著改善。但我们也看到,藏区电网结构简单薄弱,电网覆盖仍有不足,配电网建设改造任务仍然艰巨,配电网建设资金缺口、投资需求巨大,一定程度上制约了藏区电网安全稳定运行和藏区人民共享经济社会发展成就。

在电网经营运行方面,青海藏区电网经营呈现“两大、两小、两高”,即面积大、投入大、电量小、产出小、成本高、亏损高等现状。主要表现为:一是藏区电网面积大电量小。藏区供电面积59.49万平方公里,占青海电网供电面积的87%,而2016年藏区售电量83亿千瓦时,仅占青海电网的14%。二是电网建设投入大产出小。预计“十三五”期间,对藏区电网投资需316亿元,占国网青海省电力公司总投资的76%,是“十二五”的1.45倍。而从产出看,藏区用电负荷仅占全省的15%左右。且青海藏区大部分处于三江源自然保护区,工业发展受到限制,负荷及电量增长缓慢、用电结构单一的特性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不会改观。三是电网运维成本高亏损大。为保持与非藏区相同或接近的电力服务水平,据国网青海省电力公司测算,承担藏区电网运维的人员、生产车辆及运维费用总量,分别应达到非藏区的1.5倍、1.33倍和1.18倍。从运维成本看,2016年藏区电网运维成本0.455元/千瓦时,考虑购电成本后保本销售价格约0.683元/千瓦时,而藏区平均销售电价0.45元/千瓦时,度电亏损0.233元;从经营情况看,电网成本年均增长11%,远高于收入增速,年均亏损21亿元。

在服务承诺兑现方面,专题调研组重点关注了新近划转改制的玉树、果洛地区。玉树及果洛网外三县电网资产划转移交以来,国网青海省电力公司高度重视职工队伍稳定、后勤保障等工作,企业基础管理逐步规范,干部员工业务技能不断提升,供电服务意识和水平显著增强。但划转前原地方电力企业管理基础薄弱、专业基础积淀不足、自动化信息化水平较低等问题未能得到解决,制约着玉树、果洛地区供电服务水平的进一步提升。

在生态环境保护方面,为维护三江源地区敏感性强和脆弱性强的高寒生态系统,藏区有关供电企业积极参与生态维护和治理,典型的做法如积极恢复输电线路杆塔基础植被,有效防控草原鸟类触电死亡事件,示范推动清洁能源高效利用等。然而,随着藏区电力建设任务的进一步推进,电力建设工程与高原生态环境保护之间的矛盾还将更加突出、更加多样,电力企业在生态平衡方面承受的压力将长期、持续存在,也将对电网建设、运维成本造成持续压力。

中国电力报:作为国家能源局派出机构,西北能源监管局提出了哪些缓解藏区典型边远落后地区普遍服务压力的对策措施?  

黄少中:调研报告共提出了4项监管意见、4项政策建议共8方面内容。其中,完善电网企业内部帮扶机制、加大藏区电网建设扶持力度、合理确定藏区输配电价水平,建立藏区普遍服务补偿机制是调研报告反馈出的重要信息。

经对青海藏区电网经营情况分析,藏区电网投入需求大、负荷增长小的状况在一定时期内不会改变,将长期处于巨额亏损状态。调研报告建议从国家层面出台扶持政策,研究建立藏区电力普遍服务补偿机制。一是严格界定藏区电网范围,可考虑将支撑青海藏区发展的骨干电网项目均纳入藏区电网范围。二是在符合国有资产管理和财经制度的前提下,允许国家电网公司内部调剂划转资金,依靠经济发达地区缓解藏区电网运维压力。三是对藏区电力普遍服务成本进行单独核算,对成本补偿的原则和方法加以研究,审定中长期藏区电网成本补偿标准,加强对藏区电网投资情况、成本情况进行监管。四是通过设立征收全国性的补贴基金,或将现有的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部分划转调整为电力普遍服务补偿基金,或将西部省区征收的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就地返还所在省区,对藏区电力建设和电网经营进行补偿。

另外,调研报告从若干方面提出了进一步加强监管、促进电网企业提升服务水平的意见。一是加强电网建设改造,提高藏区供电保障能力,要加快解决部分县域电网薄弱和孤网运行等突出问题,提高藏区电网持续供电能力。二是加大藏区帮扶力度,加快规范基层运营管理,要选派业务骨干到玉树、果洛等划转地区供电企业挂职帮扶,尽快实现藏区供电质量同质、服务品质同优。三是科学设定指标目标,实现服务水平稳步提升,要结合藏区实际,制定科学的、合理的、多样化的经营指标、服务承诺,切实履行和兑现服务承诺。四是规范报送监管信息,主动接受社会公众监督,要尽快实现监管信息报送正常化,主动向社会公开服务热线电话、业务办理流程和服务承诺,以各项供电业务的阳光化办理赢得藏区群众的理解、信任与信赖。